小学QQ群号:138732476
中学QQ群号:251748938

当前位置  >首页 > 初中作文 > 记叙

找作文

那时,我突然长大了

来源:     文章作者: 佚名     2011年12月29日 03:36:27

  "今晚学的什么?"父亲质问道。我听出了气氛里的火药味。"复习基……基础知识。"我迟疑地说。令我想不到的是,我回来后的第一句话便露出了马脚。"去哪儿了?"父亲继续追问。"上……同学家了。"我意识到父亲已经知道我没去上课,便改了口。"哪个同学?"父亲的语气变得轻蔑,音调上扬。一丝恐惧从心里涌出,我知道纸已经包不住火了。"你今天的晚自习应该上写作指导课,你去的却是网吧,没错吧!"父亲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我那脆弱的伪装。我的全身颤抖起来,下意识地靠在墙上。"我以前说过什么?''绝对不许逃课、撒谎'',你忘了吗……""没……有。"我鼓足了全身的勇气,从牙缝里溜出了两个字。父亲解下皮带,握着皮带的手朝一旁的桌子点了点。


  我明白父亲的意思,可早已似镶嵌在墙上的身躯却与神经断开了链接,动也动不了。


  "快!"父亲突然大喝一声。我软绵绵的身体吓得坐到了地上,不过神经的链接瞬间恢复。我运起全身的力气,站起身蹒跚地走到桌子旁,惊恐地伏在上面。


  一声皮带撕裂空气的响声宣告着我身上一道血印的产生。劈啪声,空气撕裂声,我负痛的闷哼声,交织在一起,眼泪滑落下来。撕裂声没有停止,我恐惧的身体也被疼痛占据了,我的脑子也麻木了。


  就在这麻木中,屋里却如石破天惊般传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叫声,"快住手,别……打了!"母亲从屋里冲了出来,脸上挂满了泪水。原来我的母亲一直在家里!我的五脏六腑好像被人掏走了。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在这间房子里最痛的不是我,而是母亲。她既为我犯错而伤心,又不忍看我挨打,只好躲在了屋内。终于她再也无法忍受了,那刺耳的皮带声刺痛的是她的心。


  父亲顿了一下,似乎犹豫该怎么办。


  而我的身上霎时已感觉不到疼痛了。母亲的泪水如同决堤洪水,使我顿时明白:我的身边有两道坚固的屏障,一道是坚硬粗糙的,一道是温和柔软的,虽然外表不同,但材料是一样的,它们都是用爱筑成的。


  父母用他们不同方式的爱为我抚平了身上的伤痛,但随之而起的是剧烈的心痛。"妈,没事的。"我用手拭干了母亲脸上的泪水,顿了顿,又转向父亲:"爸,以后我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,为了……妈和你。"


  父亲手中的皮带无声地滑落到了地上,随之而至的是一个深爱自己儿子的父亲的晶莹的泪。那时,在这晶莹的泪光中,我突然长大了……


高分理由:


  本文开篇写"我"与父亲的对话兼神态描写,先声夺人,生动地表现出"我"的恐慌和父亲的盛怒,被打时的声音描写渲染出气氛的紧张和压抑。如神来之笔的是母亲的哭喊,简短的几个字却表现出母亲爱恨交织的复杂情感。"我"的顿悟,自然可信,升华了情感,深化了主题。一家人的三种泪光,同中有异,却都具有催人泪下的效果。

广州易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网站名:易霖文化) 2011-2021 版权所有
本站由牛蛙网提供网络营销技术支持
部分作文以共同学习为目的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请留言或者Email告之,本站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203号海景花园B栋902  邮编:510655
电话:13694226254  传真:020-85551109
Email:xinyy66@vip.163.com
粤ICP备07039533号-1   

诚征各地代理招商加盟:深圳  广州  北京  上海  东莞  佛山  中山  顺德  杭州  温州  武汉  长沙  南京  大连  长春  西安  郑州  沈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