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QQ群号:138732476
中学QQ群号:251748938

当前位置  >首页 > 原创天堂 > 高中

找作文

怀念故乡的井

来源:     文章作者: 殳明     2012年02月04日 10:19:31

  故乡?似乎少年老成的感觉。井是故乡的,同时也是家乡的、乡村的。但是,故乡总给人一种无法触及与皈依的悲哀。正如这口井,激起我心底的涟漪,一层一层晕开来的,是自己暗自氤氲的怀恋与想念。

  井旁缀着各式各样童年的琐事,星星点点地闪耀。光着脚挽起裤腿走在田板地上的时光,泥土轻轻地触摸我的脚;摘了桑葚就囫囵塞进嘴里的情形,满手全是桑葚的紫红;看着蚕宝宝吐丝结茧,白嫩嫩的身子着实可爱。最有趣的是在田里抓了小青蛙作饵,钩在竹竿的线上去钓龙虾。坐在河岸的石阶上,撒下一钩,静静却又满心激动地等着。线移——起钩——装桶。乡下的龙虾憨憨的总是上钩,背上的花纹及颜色也大不同于养殖的龙虾,向外弯的八字像与你做鬼脸,渗着青苔的碧绿。

  井始终是威严神圣而不可靠近的,全家只有外婆能取水。每天早晚当外婆念完“大悲咒”,拜完菩萨,就带着满身的檀香虔诚地去提水。用系着麻布条的水桶,从那深不见底的水里舀个满怀。那水,总是盛了太阳,不论是旭日东升或是斜阳西下,那时的我不会知道,这水里有信仰。我只知道那井水舒爽,爽在骨子里。一触就顿觉轻松释然,浇个从头到脚便顿感酣畅淋漓。那里有什么神奇的细胞,蹦蹦跳跳地亲吻我,唧唧喳喳地说话。

  上帝总会送给乡下孩子一个慈祥的外婆,一个会打井水的外婆,一个会讲床头故事的外婆。我家外婆不爱说墙头美女蛇的故事,而是唱一段《碧玉簪》或是《桃花扇》,咿咿呀呀带点口音地哼。最早接触的古诗,不是四平八稳落在纸上,而是外婆断断续续唱出来的,飞流直下的跌宕起伏,玉珠落银盘的圆润清亮,像井水那样源源流淌。永远记得那时的外婆扎两个马尾(后来剪了去卖钱),黑发,穿深绿色的布衣与黑色的棉裤。怕也不是全棉,滑溜溜的,起球不吸汗。外婆的背一直弯着,不知是不是被沉甸甸的背篓或是岁月的苦难压弯的。当她下地干活时,我总能听到稻谷舒活筋骨的声音,却看不到她舒一下眉、擦一把汗的歇停时候。

  长大有时很可怕。记不清是哪片瓦下的牙齿,悄悄硌疼了岁月;不知道门前左边那一棵琵琶树,是不是那年与外婆一起种下的。时常想起外婆的好,正如书里说的:“她让燕子为我们的记忆衔泥,她让五月的麦芒为我们弹奏竖琴,她让十月的稻穗坠实了我们的轻狂。”也时常想起那口井,一定布满了斑斑驳驳的青苔,积淀沉落了一切快乐与悲伤。而我也终于看清那口井是一只眼睛:一只汲取无限养分的眼睛;一只落寞的望穿秋水的眼睛;一只守望着什么、期盼着什么、又畏惧着什么的眼睛……或许还有更多。

  怀念那口守望着的井啊,怀念那像井一样深邃的外婆啊。

  高分理由:

  怀念故乡的井,怀念井旁的童年趣事,更加怀念每天打井水,给“我”讲故事的外婆。“井”是一个寄托情感的意象,而外婆给予“我”的爱,让“我”永远怀念。那口守望着的井,装满的是作者童年的一点一滴,装满的是外婆咿咿呀呀的床头故事。文章篇末点题,感情真挚而令人感动。

广州易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网站名:易霖文化) 2011-2021 版权所有
本站由牛蛙网提供网络营销技术支持
部分作文以共同学习为目的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请留言或者Email告之,本站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203号海景花园B栋902  邮编:510655
电话:13694226254  传真:020-85551109
Email:xinyy66@vip.163.com
粤ICP备07039533号-1   

诚征各地代理招商加盟:深圳  广州  北京  上海  东莞  佛山  中山  顺德  杭州  温州  武汉  长沙  南京  大连  长春  西安  郑州  沈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