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QQ群号:138732476
中学QQ群号:251748938

当前位置  >首页 > 高中作文 > 创新作文

找作文

苏醒

来源:     文章作者:     2014年12月30日 11:03:37

  【作文题目】命题作文:苏醒

 

  【作文素材】

 

  苏醒

 

  文/陕西省安康市汉滨高中 牟晓思

 

  定在六点的闹钟还没响,阿苏便早早从睡梦中惊醒——连续两天迟到让主管铁青的脸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。阿苏来到卫生间,捧起冰冷的自来水往脸上浇,彻底清醒过来的他却被镜子里那张憔悴的脸吓了一跳——连续一个月的加班让阿苏时常觉得头痛欲裂,但大城市里高昂的医药费让他望而却步,只能在药店里买些止痛片勉强压制疼痛。

 

  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,阿苏买了两个最便宜的白菜包子捂在手里,温暖的气息让他想起了儿时妈妈牵着自己的手去集市时那暖暖的、软软的感觉。有多久没有见过妈妈了?为了省下那几百块的路费,为了有更多机会能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立足,阿苏已经五年没有回过家了。想到这里,他鼻子一酸,把包子捂得更紧了些。

 

  阿苏登上最早班的公交车,由于租住的地方离公司太远,他每天都要花费两个小时,转三趟车才能到达公司。车里人不多,但个个都和他一样面带倦容。阿苏选了个车后方靠窗的位子坐下,默默地叹了口气,然后咬了一口有些冰凉的包子。

 

  迷迷糊糊地过了许久,阿苏艰难地睁开眼睛,他发现自己竟然在车上睡着了。车窗外的天空已经泛白,车厢内早已人满为患。阿苏脑袋一懵:“完了,坐过站了!”从公交车上下来,阿苏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再乘公交车去公司必然会迟到,阿苏咬咬牙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

  计价器上不断飙升的数字让阿苏咽了咽口水,更让他心寒的是,计价器上方显示的时间——八点二十,距离上班时间只剩十分钟了。阿苏几乎是以央求的语气求司机快一点,但早高峰巨大的车流让司机也无可奈何。

 

  司机上下打量了阿苏一番,开口问道:“白领?”

 

  阿苏点了点头,又很快地摇了摇头:“只是试用期而已。”

 

  “刚毕业的大学生吧?”司机笑了笑。

 

  “嗯,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,我们村的人都相信我能飞黄腾达。”阿苏像是在回答司机的问题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 

  阿苏赶到公司时已经九点了,主管拦下一路小跑的他:“阿苏啊,来得挺早的呀。”阿苏自知理亏,只好连声说着对不起。这时,他发现自己的办公位上正坐着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,而他的东西已经被打包好,放在一个纸箱子里。他和妈妈的合照就放在箱子的最上面,那合照刺痛了他的双眼。

 

  “哎呀,忘记告诉你了,因为你多次迟到,公司决定提前结束你的试用期,这是新来的小李,你把工作和他交接一下,然后去财务室领工资吧。哦,对了,按理说试用期工资只有800,可是看在你这一个月都在加班的份上,我跟老板说了,多给你发50……”主管下了“逐客令”。

 

  阿苏觉得头有些晕。为什么主管总是看到他迟到,却看不到他每天加班到深夜呢?为什么自己已经这么努力了,却还是落到这种地步呢?或许自己本来就不适合这座城市吧。

 

  阿苏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家乡的青山、小河,还有母亲那瘦弱的脸庞。自从来到这座城市,他一心想着出人头地,却忘了日日坐在村头的大槐树下望眼欲穿盼儿归的母亲。如今的母亲,白了多少发?添了多少愁?他一无所知……

 

  “我……想……回……家……”阿苏伸出手,想抚摸眼前母亲那瘦弱的脸庞,却两眼一黑,倒了下去。

 

  阿苏睡了。

 

  阿苏醒了。

 

 

  苏醒

 

  文/安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曹颢仪

 

  入秋的日本仙台, 已然很凉了。

 

  周从先生的办公室里出来时,小雨才刚开始落下,空气闷闷的。他看见先生的门牌歪了,便恭恭敬敬地把门牌扶正。兴许是空气太湿,门牌上的“藤野”二字似乎有点生锈。

 

  周在长廊里走着,一边翻着手中的医书,一边琢磨着先生方才与他讲解的要点,此条经脉如何如何,彼节肱骨怎样怎样,哪些组织又盘根错节须得小心下刀。正不解,却听得一阵锣鼓响,紧接着一阵咿咿呀呀的戏声,颇为热闹。周循声看去,只见几位尚留着大辫子的大清国同乡正坐在将枯未枯的樱花树下,用留声机听着戏。

 

  周想上去与他们聊几句,倒不是因了什么“他乡遇故知”的情分,只是这几位同乡已旷课数日,测试成绩又总是惨淡,出于同学、同乡之谊,总该提醒几句。然而思及以往极少的几次攀谈经历,周得到的似乎总是几句陈旧的“之乎者也”和当下在日本极新潮的脏话,于是周叹了口气,走远了,继续思考经脉、肱骨、组织云云。

 

  又走出百余步,周一抬头发现不少同学皆往一幢楼里跑,便想起今日是要放一场电影的。他犹豫了一会儿,发现经脉、肱骨、组织之类似乎难以明白,便决定去看一场电影,放松一下。

 

  周进场的时候,电影才开始放。说是电影也不确切,这该是一部纪录片,写实的。周拣了个空位坐下,专注地看起来。

 

  一大群日本兵冲向一小群俄国兵,日本兵极威武地胜利了,俄国兵四散奔逃,毫无招架之力。这实在不是多新颖的题材,日本兵的胜利在日本很常见,因此场里的日本同学也不见得有多兴奋。只是这一次却不同,因为俄国兵被打败以后,被俘虏的却是中国人。日本兵将中国人捆起来,经过语言不通的审问后,终于断定中国人是俄国兵的同伙,于是举起钢刀准备砍中国人的头。

 

  画面是极生动的。被俘虏的中国人被日本兵围住,而日本兵则被一大群中国看客围住。日本兵举起钢刀,刀尖闪着冷锐的光。在钢刀砍下去的那一刻,周侧过头,紧紧合上了眼睛。然而视线虽被眼皮阻断,思想却继续着。脑海里有一块幕布,幕布上日本兵的钢刀像割韭菜一样割下了俘虏的头。身边响起了日本同学响亮的哄笑,周知道砍头的一幕大概已经结束了。他颤抖着睁开眼,心中既慌乱又愤怒。他感到身上被一道道目光扎得生疼,或戏谑或嘲弄,或冷漠或讽刺,他只好装作恍若未觉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幕布。

 

  而此时,镜头却扫到了看客的脸。

 

  呜呼哀哉!

 

  看客们仿佛完全置身事外,他们面无表情,眼神空洞,间或有那么两三个竟还嬉笑着!周围日本同学的笑声更响了!他们用日语议论着、嘲弄着,周只能偶尔听清几个词,再后来,便什么也听不清了。

 

  周在这样的混沌中浮沉着,只觉得此时的这一幕是最好的浮世绘,绘尽浮世之荒唐,绘尽浮世之可悲。他心中猛然烧起无名的大火,对看客们,哀其不幸!然,怒其不争!他愤怒得想掀了这场子,然而侧脸时却看见离他不远处有几个留大辫子的同乡也在哈哈笑着,一瞬间,他胸中的火就灭了,只有寒气缠绕周身。

 

  如清夜闻钟,如当头棒喝,那一刻,周苏醒了。他在满堂的哄笑中站起来,默默地离开了。没想到外面的小雨此时已变成一场雷雨。大雨倾盆,霹雷闪电,似要一扫连月的湿闷。

 

  周浑不在意地走进狰狞的大雨中。走过一个垃圾桶,他将手中的医书扔了进去。

 

  1906年秋,周树人搭上了从日本仙台驶往中国的客船。

 

  (指导老师:朱诵玉)

广州易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网站名:易霖文化) 2011-2021 版权所有
本站由牛蛙网提供网络营销技术支持
部分作文以共同学习为目的转载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请留言或者Email告之,本站将在24小时内删除!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中207号伟诚商务大厦甲栋2203邮编:510655
电话:13694226254  传真:020-85551109
Email:xinyy66@vip.163.com
粤ICP备07039533号-1   

诚征各地代理招商加盟:深圳  广州  北京  上海  东莞  佛山  中山  顺德  杭州  温州  武汉  长沙  南京  大连  长春  西安  郑州  沈阳